新八一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新八一中文网 > 顶流夫妇有点甜 > 入坑第十九天

入坑第十九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等她自恋完,下一秒,音乐就放出了声。
  
  她握了握拳头,祈祷这音乐最好是她在舞室练过的。
  
  近几年爱豆文化发展迅速,不少练习生都有门必修课,那就是翻跳或是翻唱爱豆前辈的作品,而随机音乐中,大都是这些前辈早些年的出圈大热曲。
  
  这首节奏感极为动感,前奏带有popping节奏的旋律一响,下面的练习生们已经跟着不由自主地动起了肩膀。
  
  非常凑巧,这首歌也是温荔学过的,她在海外当练习生的时候,每个月都会组织一次考核,其中有一个月的考核题目,就是这首歌。
  
  熟练的肌肉记忆启动,还没等她做出反应,身体已经下意识进了节奏。
  
  大多数男团舞的强度比女团舞大,男女体力差异使然,但很多女爱豆跳男团舞却不会显得违和,又美又飒,节奏卡点,动作标准,风格又带有女性的柔美。
  
  即使几年都没跳过这首歌,温荔仍然记得所有动作,倒不是她记忆力有多好,只是肌肉帮她记住了这些动作,从小学跳舞的人大都有这种技能。
  
  最后一个下蹲耍帅的动作,因为穿着裙子不太方便,于是温荔就用比心代替了结尾。
  
  “……”
  
  短暂的沉默过后,剩下就全是惊呼。
  
  “哇!!!!!!!!”
  “温老师牛逼!”
  “温老师!温老师!”
  
  棚内的所有收音器都震了震。
  
  平心而论,多年没跳过这首舞,她的有些动作没有标准到说是教科书程度,力道方面因为穿着裙子,有部分腿部动作被她自动简化,台下除了某些被公司捆过来的非职业练习生,其他大多都有几年练习经验,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台上的人到底会不会跳舞。
  
  该卡的点都卡了,动线流畅,balance也足,在大多数人眼里,温荔是演员,却没想到她还会跳pop。
  
  几个导师也纷纷鼓起了掌。
  
  温荔回座,心想还好别人不知道她会跳舞,大家都低估了她的实力,所以看着才会惊艳,如果大家一开始就知道她有过海外练习的经验,说不定她这个即兴表演就没那么令人震惊了。
  
  从现场选手的反应看也知道,《为你成团》这档选秀的热度,已经开了个极好的头。
  
  请温荔过来是对的。
  
  到时候第一期播出,观众的反应不会比现场选手的反应差多少。
  
  而提出这个建议的许星悦反倒成了功臣。
  
  许星悦的微表情不太好,脸上仍然在笑,温荔也不跟她废话,轻声说:“师妹,你很厉害啊。台本说改就改。”
  
  “我只是跟导演提了个建议而已。”
  
  趁着接下来的一组选手在准备环节出了点问题,工作人员正在调镜头的时候,温荔果断去找了导演。
  
  她也不是没有脾气,要不是自己歪打正着,今天还真有可能丢脸,到时候节目虽然能剪,可现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难保不会有人爆料出来。
  
  本来对家就多,逮着一个点肯定要疯狂嘲讽拉踩。
  
  导演也没想到温荔这么直接就问他为什么要答应许星悦改台本的决定。
  
  “就算要节目效果,你们也可以提前告诉我,我好准备准备,一开始说不用准备,到了录制现场又来这么一出儿。”温荔仰头,语气平静,“李导,怎么回事啊?”
  
  李导只是用一副不可言说的表情对她说:“温老师,实在抱歉,我也不是故意要为难你。就是……我不太好得罪许星悦。”
  
  温荔:“啊?”
  
  “她背后有人捧。”李导点到即止,“温老师,大家都是圈里人,希望你能理解,别怪罪。”
  
  温荔懂了。
  
  能靠关系一步登天,谁想踏踏实实走路呢。
  
  她不知道背后捧许星悦的人是谁,大概率是她刚红的这一年,从哪儿认识的新人脉。
  
  镜头调控好,工作人员示意可以接着录制,温荔又回到座位上,这次她没在往许星悦那边看,连个眼神都没给。
  
  “好,下一组练习生。”温荔握着话筒看资料,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奇怪,“王亦源,徐例……”
  
  真是奇妙的姐弟缘分,什么招呼都没打,她不知道徐例来这档节目选秀,徐例也不知道她是这档节目的首席见证官,要是互相知道,两个人绝对都不会来。
  
  徐例刚刚已经震惊过了,所以此时站在台上,面对温荔嗖嗖飞过来的复杂眼神,内心毫无波澜。
  
  温荔用眼神问他,你怎么在这儿?
  
  徐例淡淡扫了眼温荔,关你屁事。
  
  温荔长相更像爸爸,五官带一些英气,而徐例长得更像妈妈温微,五官清秀,他个子高,人却清瘦,是典型的少年高瘦体型。
  
  “徐例。”导师严准看了眼他,点头肯定,“你的外形很不错。”
  
  徐例平静点头:“谢谢导师。”
  
  “人看着也很稳重。”齐思涵符合。
  
  温荔心里冷笑,这小|逼崽子暴躁得很,也就镜头前装一装。
  
  徐例和另一个叫王亦源的练习生合作了一手自编曲的吉他弹唱,曲子是典型的民谣风,两个人和声也默契,除了没有舞蹈展示部分,声乐部分算是很不错的。
  
  不过这俩也诚实,说不会跳舞,加试也没必要,完全0基础。
  
  “没关系,这几个月好好练。”严准体贴地说。
  
  节目也不知道录了几个小时,一百个练习生表演完,台上台下的人都已经累瘫。
  
  温荔敬业地在台上对着台本说完了这几个月的录制流程,以及分班后的第一次考核,根据最终的考核分数再进行二次分班,之后根据考核分数各自选择第一次公演的节目。
  
  录完节目,她先是找工作人员要回了手机,再者赶紧打了电话让文文来接她回家睡觉,看选手们成群结队地往集体宿舍走,温荔本来想追过去找徐例,结果站在一群个子高高的男孩子中间,这些男孩子用单纯又明亮的眼神看着她,都希望她是来找自己的。
  
  温荔退后几步,面色尴尬:“都辛苦了,辛苦了。”
  
  “温老师你也辛苦了。”
  “辛苦了温老师。”
  
  “温老师你人真好,特意跑过来跟我们说辛苦了。”
  
  温荔后又给几个练习生签了名,等选手们都纷纷散开后,才筋疲力尽地转身离去。
  
  这是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微信消息,她以为是宋砚的,结果一看,大失所望。
  
  小|逼崽子:「在哪儿?」
  
  聊天记录还显示在半年前。
  
  litchi:「生活费用完没?」
  
  小|逼崽子:「?」
  
  litchi:「爸的银行卡出了点问题叫我把这个月生活费转给你」
  
  小|逼崽子:「那你转啊」
  
  litchi:「叫爸爸」
  
  小|逼崽子:「竖中指jpg」
  
  然后对话就没了,后来徐例坚持了小半个月,等徐时茂的银行卡又能跨境转账后给他打了生活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